翻页   夜间
爱爱中文小说 > 渣男不配洗白[快穿] > 第18章 第18章 这悲惨的正派大侠(六)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aazwxs.com
  “得想个办法,之后陆续会有其他门派的人过来,就这点弟子怕是忙不过来。”

  谢辰扬愁道,

  “要不我们下山雇佣一批人?”

  隗津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摸了摸剑柄:“你,知道我的身世吗?”

  谢辰扬:“啊?你不是孤儿吗?”

  隗津:“……”

  【他不是吗?】

  系统:“我可从来没说过他是孤儿啊。”

  好在隗津的表情管理很不错,面色还是平淡缓和的,并没有生气的意思。

  谢辰扬扯着他的胳膊在床上坐下,好奇道:“难道,你是什么隐世门派的弟子?”

  “不是,”隗津把剑从腰上解下,放在旁边,“奚阳,你信我吗?”

  “我当然信啊。”

  谢辰扬回答得毫不犹豫。

  隗津垂下眸:“隗津是我入江湖后给自己取的名,我还有另一个名字。”

  谢辰扬面带好奇。

  隗津缓缓道:“夏章逸。”

  他说完,静静地盯着谢辰扬的脸。

  谢辰扬的面色很正常:“名字挺好……”

  系统:“这个朝代是夏氏天下,夏章逸,是当今长公主次子之名,这个世界,应该没有人会犯忌讳,和皇室中人同名。”

  谢辰扬的话一顿。

  【他不是一个苦修的剑客吗?惨的一批的只在山头有个小木屋的剑客?】

  系统:“……”

  隗津看到他的话突然顿住,眼神也飘忽起来,明白他是反应过来了,声音冷淡道:

  “如果你后悔,现在还来得及。”

  “后悔什么?”

  对上他茫然的眼神,隗津放缓了声音:“我的另一个身份,是皇室中人。”

  江湖和朝廷目前看似井水不犯河水。

  但他知道,事实上,没那么和平。

  谢辰扬直接把他扑倒:“我才不管你有什么身份呢,有一个你是跑不掉的,那就是我的爱人,名刀山庄的二庄主。”

  系统:“……”这不是挺会说嘛。

  隗津:“……你起来。”

  “不起,”谢辰扬低头亲了亲他的唇,含情脉脉的双眸中燃着两簇火焰,“我想你。”

  隗津哑了声。

  当腰带被解开的时候,他很清楚,身上这人没了内力,他能轻易推开他。

  但他没有。

  当那平和的面庞渐渐染红,冷淡的双眸渐渐失神,隗津承认,他这辈子是栽了。

  ……

  谢辰扬在床上睡得香甜。

  隗津却已经穿戴好,来到了他的书房,写了一封书信。

  他找到了凌弈:“派人把这封信送到山下渭城的出尘酒楼,交给掌柜。”

  凌弈接过信:“好的,二庄主放心。”

  隗津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  凌弈迟疑道:“二庄主……你是否身体不适?”

  “无事,去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隗津面色自若地回了房,看到占了大半边床的谢辰扬,将他往里推了推,这才躺上去。

  谢辰扬醒来的时候太阳还没下山,他捂着肚子:【阿津呢?】

  系统:“在外面练剑。”

  谢辰扬的脸顿时黑了。

  【他还有力气练剑?】

  系统:“他毕竟武功高强嘛……”

  谢辰扬暴躁的穿戴好后打开门,气势汹汹的朝在院中练剑的那人走去。

  系统劝道:“他武功高强,内力也深厚,抵抗力要强一些,其实他也和你一起睡了一两个小时,才出去练剑的,你淡定点,别冲动。”

  啧,男人的面子啊。

  谢辰扬眼中的暴躁在看到隗津收剑,望向他的时候消失殆尽。

  隗津轻轻一掷,剑就被丢到了放在桌上的剑鞘上。

  精准入鞘。

  “醒了?”

  “嗯,”谢辰扬摸了摸肚子,“我饿了。”

  【等老子吃饱了再收拾他!】

  系统:“……加油?”

  隗津抹了把汗:“坐着等一下,我去做。”

  “你做?”

  “嗯。”

  谢辰扬看着他缓缓离开的背影,坐在了石凳上,赞道:“他的厨艺肯定一如既往的好。”

  隗津只是给他简单煮了一碗鸡蛋面。

  谢辰扬闻着很香。

  “你吃着,我去沐浴更衣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

  谢辰扬拿起筷子埋头吃面。

  直将汤都喝了个干净,打了个饱嗝:【煮碗面都那么香,不愧是我爱人!】

  系统:“饿了你吃啥都香。”

  【你不懂,只要过了爱人的手,那都是香的。】

  系统沉默下去。

  【怎么不说话了?】

  【诶?你们应该是有组织的吧?不止你一个系统吧?】

  【要不我给你放个假,你去联个姻?】

  系统:“不必。”

  【虽然你是一只箫,做不了什么,但谈个精神恋爱也是可以的嘛】

  系统:“宿主,你该洗碗了。”

  谢辰扬:“……”

  系统:“你不会等着隗津来给你洗吧?”

  【没有!我是准备自己洗来着】

  谢辰扬起身拿起碗筷就往厨房走。

  洗完碗筷,他还自觉地把厨房整理了一遍。

  等他回到院子里的时候,太阳已经下山。

  还没走近,他就看到了凌弈带着几个人在跟隗津讲话。

  他走到近处才停下。

  【系统,你说我这个时候直接过去会不会不太好?】

  系统:“你这不是已经到了吗?”

  谢辰扬:“……”还有几步距离啊。

  隗津抬眸看他,眼中的冷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散了许多。

  站在凌弈身后的几人心下一惊。

  “奚阳,过来。”

  谢辰扬乖乖地走到他身边。

  隗津轻声道:“这几位是我请来的厨艺师傅,以后山庄的饭食,就交给他们吧。”

  谢辰扬:“好啊。”

  那几人回过神,发自内心的尊敬:

  “属下见过庄主!”

  谢辰扬笑眯眯地点头。

  为首的徐老恰好对上了他的笑颜,心肝一颤,暗道:怪不得主子会心动,不说这脸,就这双勾人的眼睛,就让人受不了啊。

  老夫的心肝都忍不住颤栗了。

  罪过罪过。

  他连忙低头,躲开了那双笑眼。

  隗津:“凌弈,你带他们下去安排吧。”

  凌弈:“好的,那庄主,二庄主,我们就先退下了。”

  隗津颔首。

  等他们走了,隗津才坐了下去。

  谢辰扬跟着坐在他身边。

  隗津道:“庄上人手不够,可否由我来安排?”

  谢辰扬毫不犹豫道:“当然啊,我的山庄就是你的山庄嘛!”

  隗津唇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:“若我带来的,是一批侍卫呢。”

  谢辰扬双眼一亮:“那正好啊,我还担心要是雇佣普通人来接待,出了什么事故他们解决不了呢。”

  有武功的侠士们可不好招揽,他原本想着招一批普通人来暂时充门面的。

  隗津眼中带笑:“你就这么相信我?不怕我借此机会插足武林?”

  谢辰扬捂住心口:“要死了。”

  隗津:“?”

  他连忙起身,抓住他的手,手指搭在他手腕上。

  谢辰扬哈哈一笑:“你别这样,我没病,我就是被你的笑容迷住了。”

  隗津的手一僵。

  谢辰扬顺势抱住他的腰,将脸贴上去:“你要多笑啊,你笑起来,真的很好看。”

  隗津将手放在他的头上,眼中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。

  可惜他没看到。

  谢辰扬蹭了蹭:“你这衣服什么面料?挺舒服的。”

  隗津:“……我送你几身。”

  “哇,谢谢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谢辰扬突然起身抱起他:“天都要黑了,我们回房吧。”

  隗津一手揽住他的脖子,声音发冷:“我能自己走。”

  “可是我想抱着你啊。”

  “……现在无妨,之后侍卫们来了,断不可如此。”

  “那我们院里就不要侍卫呗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阿津你啊,不要做什么冰冷剑客啊,笑起来多好看,不要总绷着脸,知道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以后你要是惹我生气了,你就笑一下,看到你的笑,我肯定就不气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不如说,你笑一下,让我去死我怕是都不会犹豫。”

  “闭嘴。”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

  谢辰扬把人带进房,反脚把门关上。

  系统咂舌:“你这是突然觉醒了?”

  【哈?什么觉醒?】

  系统:“怎么突然这么会撩了?”

  【撩什么撩,我说的是心里话。好了,天黑了,你下线吧。】

  系统:“……”

  ……

  距离名刀山庄相隔了几座城池的京都。

  长公主府。

  “公主,二公子来信了。”

  坐在明亮的烛光下挑灯绣花的长公主闻言放下了手中的小肚兜,手一伸。

  侍女恭恭敬敬地把信递给她。

  长公主打开信,从头到尾一字一句看完,倏然起身:“大公子可在?”

  侍女:“大公子在三公子那里。”

  ……

  长公主到院子里的时候,大公子和三公子还在对酌。

  三公子清秀的面庞上醉红一片,泪汪汪的:“大哥啊……”

  “咳!”

  长公主一声轻咳,大公子和三公子纷纷转头看他。

  大公子面色平静:“母亲。”

  三公子抹去眼角溢出的泪水,不好意思道:“母亲,大晚上的,您怎么来了?”

  “我收到了老二的信,”她走到他们中间坐下,把信递出,“时隔九年,一心闯荡江湖,未曾归家的你们的兄弟,终于向家里求助了。”

  大公子和三公子一惊,连忙凑到一起看信。

  ……

  名刀山庄。

  谢辰扬趴在床上,任由隗津垂着头给他背上的抓伤上药,后知后觉道:“就算你是公主的儿子,你能调来侍卫么?”

  “能。”

  “嘶——”谢辰扬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你轻点!”

  隗津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哼笑。

  谢辰扬憋屈道:“你是习武之人,力气多大心里没点数吗?抓这么狠。”

  隗津闻言,擦药的手重重按在他一道还在渗血的伤痕上,冷声道:

  “但凡你克制些,也不会被抓成这样。”

  谢辰扬心虚了一瞬,然后又理直气壮起来:“都怪你太勾人了!那种时候朝我笑什么!”

  隗津:“……”

  “啊——轻点啊——”

  ……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