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爱爱中文小说 > 渣男不配洗白[快穿] > 第14章 第14章 这悲惨的正派大侠(二)
  隗津没有拒绝他的提议,低声道:“跟紧我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谢辰扬没有内力,还带着伤,本该脚步轻浮,极易被巡逻的魔门弟子发现。

  但隗津却注意到,他的脚步控制得很好,发出的声音极为轻微,几乎每一步,都踩在他原先的位置上,仅仅只落后他一步。

  他心中浮起一抹赞赏。

  不愧是名刀山庄天赋卓绝的大弟子。

  在需要轻功□□之时,隗津每次都会带着他。

  谢辰扬暗道,魔门建的墙真该多一些。

  隗津:“我夜探过几次魔门,知道他们关押正派侠士的地牢在哪儿,但我不确定名刀山庄的人是否也被关在了一处。”

  他之所以探过几次魔门,就是因为他有个亲友为魔门所抓。

  这次他做好了万全准备,本该能直接救出亲友的。

  但……

  他目光隐晦地看了谢辰扬一眼。

  加上名刀山庄的人,怕是会是一场困战。

  如果只有亲友一人,他是能带走的。

  在系统的提醒下,谢辰扬也想到了这点。

  “一会儿我吸引火力,你带着你要救的人和我山庄的人离开。”

  隗津冷声道:“你不行。”

  若论吸引火力的,当属他才是。

  “不要小看我,”

  谢辰扬拉住隗津的手,捡起地上一个石子在墙上快速的画了一份草图,

  “一会儿到了大牢,你先隐藏,等我吸引了火力,你再进去救人,随后破开这堵墙,从这面离开,走这儿……”

  他所画的,是系统给的最佳逃亡路线。

  以隗津的身手,在路上遇到的少许人,绝对能逃出去。

  隗津目光微动:“你是如何……”

  名刀山庄才被魔门攻陷,奚阳被抓来的时日绝对不多,他是如何对魔门布局如此清楚的?

  “这些我回头再解释,”谢辰扬丢开手中的石子,“魔门击溃了正派势力强大的名刀山庄,他们也折损了很多人,如今他们的重要人物都在主院庆功,离牢房很远。”

  他们绝不会想到,有人现在来劫狱。

  “奚阳……”

  谢辰扬明亮的双眸中带着肆意的暴戾:“相信我,今晚,我要灭了一部分魔门弟子,以慰我山庄受害之人的在天之灵!”

  隗津:“……好。”

  他们再次前进。

  系统怀疑道:“你该不会要我代你出马吧?先说好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  谢辰扬:【不,我脑海中除了名刀山庄的刀法,还多出了一套十分神奇的刀法,估计是奚阳的天赋显灵了,于危难之际自创刀法!我一定能干翻这些魔门弟子!】

  系统:“……”这宿主有这么强?灵力和记忆都被封印了,还能搞出一套神奇的刀法?

  之前没有隐瞒宿主,反而在允许的情况下对他的提问给予一定的回答,果然是它有先见之明。

  隗津抓住谢辰扬的后腰带,带他上了一堵墙,轻声道:“前面就是地牢入口,这里的人至少有几十个,和之前守着你的普通弟子不同,他们都有内力,且功力不会太弱。”

  “放心。”

  谢辰扬理了理腰带,提着大刀跳下去。

  月光下,他长发随风飘动,扬起的大刀泛着冷光,提着气大笑了几声:“哈!哈!哈!——魔门宵小,狗东西们!你爷爷来找你们算账啦!”

  系统:“……”

  隗津:“……”默默快速几个起落,找了个隐蔽处躲藏起来。

  这个地方,能看清谢辰扬,也能在他力所不及之时极快地上前支援。

  远离的魔门弟子纷纷把视线投到他身上。

  “是他?”

  “谁?”

  “你没跟着去大战名刀山庄,你不知道,他是名刀山庄庄主独子奚阳,也是名刀山庄的大师兄,年轻辈的第一人。”

  “不是听说他被废了内力,成了魏堂主的笼中鸟么?怎地跑到这来了?”

  “管他怎么来的,去,把他抓起来,一个废物而已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因为没把他放在眼里,上前抓人的,只有三个魔门弟子。

  谢辰扬将刀横在身前,在他们来临之时横刀一扫。

  一道亮光闪过。

  三声惨叫,那三人脚步蹲在了原地,身体上下分离。

  “!”

  “杀了他!”

  一个领头人立刻命人冲上去。

  隗津抬眸,只见谢辰扬手腕翻转间,身体随着刀舞动起来,一道道惊人的剑气劈出,剑气所过之处,血肉四溅。

  隗津冷淡的双眸中闪过一道惊艳。

  没有了内力尚且如此。

  若是他内力还在,该是何等模样!

  谢辰扬对上他的眼神,眨了一下眼,顺便送出一个飞吻。

  隗津:“……”孟浪!

  他面色一冷,快步朝地牢的入口而去。

  谢辰扬抬手又抢了一把刀,右手的刀挥舞着属于奚阳的刚柔并济的刀法,左手的刀随心所欲,劈砍自然。

  “他怎么能左右手使不同的刀法!”

  “不是说没有内力吗!这些剑气哪里像普通人发出来的!”

  “别废话了!双拳难敌四手,他撑不了多久了,给我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系统看着宿主双刀玩的飞起,六得不行,心道:你们低估了他,仙人就算是纯招式,也不是你们能想象的。

  但,毕竟是凡人之躯。

  车轮战也许真的能碾死他它的宿主。

  隗津放出了被关在地牢里的正派侠士,包括他的亲友和名刀山庄的弟子们。

  他把谢辰扬告诉他的最佳逃跑路线告诉他们,返身回了院子里。

  月色下,谢辰扬手中的两把刀插在地上,他仿佛浑身浴血,一手撑着一个刀柄勉力站着,周身躺了一地魔门的尸体,看到隗津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:

  “我就知道,你会回来。”

  等隗津走到他面前,他手一松,倒入他怀中。

  隗津伸手抱住他,察觉到他已经失去意识,面色紧绷地带着他起身往逃亡路线而去。

  他很快就追上了那些正派侠士。

  名刀山庄的弟子一看到他怀中的谢辰扬,连忙大惊失色。

  “大师兄!”

  “少庄主!他怎么了?”

  “少庄主……”

  “脱力了,”隗津面色冷淡,声音极冷,“别耽搁,赶紧跑。”

  地牢上面院子里的魔门守卫被尽数诛灭,路上遇到的少量巡逻也被杀之,等魏文彬派去送酒饭的人发现不对时,为时已晚。

  离开魔门地界之后,其他门派的侠士纷纷告辞。

  “隗侠士和奚少庄主之恩,我们定会铭记于心,来日再报!”

  ……

  名刀山庄的弟子们看着依旧抱着谢辰扬赶路的隗津,其中名刀山庄庄主的徒弟,谢辰扬的师弟凌弈道:

  “隗少侠,还是让我来抱师兄吧……”

  “不必,”隗津冷声道,“你们都受了伤,赶紧走,别耽搁时间。”

  “可……”

  “凌师兄,他说得对,魔门的人肯定发现我们已经逃了,不宜耽搁啊。”

  此时,一个弟子低声抱怨:“若不是他轻信奸人,养虎为患,名刀山庄也不至于被毁,庄主和师父还有那么多弟子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凌弈怒道,“师兄认识魏文彬时,他便已经是铸刀长老之徒,师兄也是被蒙骗了,如今费劲心力救了我们,你还在这里胡言乱语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隗津停下脚步,眼神阴冷:“谁觉得奚阳有问题,不屑于被他救的,告诉我,我送他回魔门。”

  名刀山庄众弟子:“……”

  他们赶了一夜路,没敢进城,而是入了深山休整,绕城而行。

  魔门地界外的城镇,定然有魔门的眼线,他们不能冒险。

  尚有余力的弟子们出去找野味和水,其余弟子原地休息。

  隗津坐在一个斜坡上,让谢辰扬靠在他腿上休息。

  一路沉默赶路的亲友坐在他身旁:“你对他似有不同。”

  “阿佛,”隗津低头用袖口擦着谢辰扬脸上的血迹,轻声问,“你知道什么?”

  阿佛双手合十,眼中无悲无喜,唇角却轻微扬起:“你的住处与名刀山庄相邻,我以为你知道。”

  “我不知。”

  他虽然就在名刀山庄后面的山头苦修,但他一向不喜关注外事,自然也不知道名刀山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等他收到名刀山庄被魔门攻击的消息赶过去时,只余一片苍凉。

  “我也是在牢里听到他们说的,”

  阿佛眉宇间带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感觉,

  “魔门的一个堂主混进了名刀山庄,还拜了铸刀长老为师,之后骗得少庄主奚阳的真心,与其相爱,以此获得更多的权限,得知机密,随后与魔门里应外合,击溃名刀山庄。”

  隗津的手一顿,随后抹掉谢辰扬眼角旁的血迹。

  这么强的一个人,还会被人骗走真心吗?

  阿佛见他没有说话,笑道:“虽然江湖儿女不拘小节,但奚阳这样的少侠没栽在女子手上,倒是栽在了一个男子手里,是不是挺好笑的?”

  隗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:“真心,并不可笑。”

  “是我说错话了,”

  阿佛站起身,

  “我去看看这些名刀弟子,怎么找个吃食都如此麻烦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谢辰扬脸上能擦的血迹都被擦干净了,因为手劲,还透着点红。

  隗津低头看着袖口染上的深色,回想起先前见面时谢辰扬脱口而出那声“阿致”,他眼神发冷。

  他叫的是那个魔门奸细?

  他们长得有那么相似?

  他的掌心覆上了谢辰扬的丹田,声音几不可闻:“望你这次,能长点记性。”

  也莫要……责怪自己。
    
    流光闪腰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https://www.aazw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