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爱爱中文小说 > 渣男不配洗白[快穿] > 第7章 第7章 这悲惨的娇贵公子(七)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aazwxs.com
  岑贺面带笑容地张开双手想要迎接他。

  大步走到他跟前的谢辰扬直接抬腿一脚踹上了他的心口。

  岑贺踉跄地后退了几步,心口传来一阵剧痛,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你——”

  谢辰扬又是一脚踹过去,直将他踹倒在地,狠声道:“我告诉你,要是以后再来我面前碍眼,我见你一次,揍你一次!”

  翟致心中大起大落,走过去轻轻抱住他:“好啦,不要为一个垃圾脏了脚。”

  说完,他狠狠踩了岑贺一脚。

  岑贺痛呼出声:“我艹你……”

  翟致又踩了一脚,半搂着谢辰扬往外走去。

  系统:“等等,电视柜旁边的花瓶里有监控设备。”

  谢辰扬脚步一顿,走过去从花瓶里拿出了一个微型监控器,回头朝不可置信的岑贺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,大步往外走去。

  翟致带着浅淡的笑意跟在身后。

  谢辰扬会对岑贺动手,是他没有料到的。

  在谢辰扬走过去的那一瞬间,他还以为他会原谅岑贺那个垃圾。

  好在,他没有让他失望。

  回到翟致的别墅,谢辰扬将监控器丢在地上踩烂。

  翟致心情愉悦地给他倒了一杯凉茶:“来,喝点,消消气。”

  谢辰扬坐在沙发上,喝了一杯,咂了咂舌:“还挺甜,再来一杯。”

  翟致又给他倒了一杯,问:“什么时候离婚?”

  “啊?暂时不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翟致面色冷淡地把他手中的凉茶抽走。

  谢辰扬:“?”

  翟致微微仰头喝了口凉茶,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:“都这个地步了,你还舍不得离婚?”

  谢辰扬看他那个力度,再捏下去杯子要碎,那手怕是要废。

  他伸手抓住翟致的手腕,从他手中拿走杯子,骂道:“你干什么呢?这你家,想喝我还能跟你抢不成,握那么紧干啥,手不想要了?”

  翟致:“……”你跟你说离婚的事,你跟我说这个?

  谁他吗想喝了?!

  他喝凉茶纯粹是为了压制心头的火,免得按捺不住直接把这小傻逼办了,然后压着他去离婚!

  翟致的面色逐渐诡异起来。

  有点不对啊。

  这小傻逼怎么跟没谈过恋爱似的?真傻还是装傻?他吃醋看不出来?他表现得还不够明显?

  谢辰扬看他一副被骂到怨念丛生的模样,心软了下:“好啦,做事毛毛躁躁的,我去给你重新倒一杯。”

  翟致:“……”莫生气。

  莫生气。

  谢辰扬拿着只剩小半杯的凉茶,一口喝完,又去冰箱给他倒了一杯。

  翟致沉默地抽出了一支烟点上。

  谢辰扬把凉茶放到他面前,坐在他旁边有些好奇:“烟好抽吗?”

  翟致凉凉地瞥了他一眼:“想试试?”

  谢辰扬凑近他,嗅了嗅这淡淡的烟草味,倒回了沙发上,摆摆手:“不试了。”

  翟致抽了一口烟,想起刚才在隔壁谢辰扬踹的那两脚,看着不像余情未了的样子,放松了一些:

  “为什么不想离婚?”

  虽然事情是原主做的,但在外人看来就是他。

  谢辰扬偏过头,避开他的视线,不自在道:“之前我父母和哥哥出了意外离世,我……魂不守舍,脑子乱得很,被岑贺骗走了所有股权和财产,有张离婚协议在他手上,要是离婚了,我就净身出户了。”

  翟致:“……所以,不想离婚不是余情未了,而是不想净身出户?”

  “对啊,”谢辰扬烦躁道,“离婚了不是便宜他了?那些东西都是我的,凭什么给他?”

  翟致抖了抖烟灰,若有所思道:“所以,如果帮你把财产拿回来,你就愿意跟他离婚了?”

  “不用帮,”谢辰扬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,“我要他求着我离婚。”

  “看来你心中有成算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如果需要帮忙,就告诉我。”

  “那肯定的,我对兄弟一向不客气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翟致熄了烟,眼神复杂地看着他。

  或许,谢辰扬知道他的心思,所以一直在用兄弟这个词提醒他,婉拒他。

  第二天。

  谢辰扬又去拜访了余老。

  跟他道谢。

  余承丰看到他似乎没受影响,不像他想象中大受打击的模样,问他: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
  “爸妈和大哥出事后,我一直认为岑贺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我从没想过他一开始接近我就是有目的的,这几年来他步步为营,日日情深,让我和家人都对他深信不疑,”

  谢辰扬自知演技不好,没有再演什么悲痛欲绝崩溃不已,而是真实地流露出了他的厌恶,

  “是我识人不清,引狼入室,但我绝不会如他所愿自暴自弃,自责崩溃,我要他血债血偿!痛苦一生!”

  余承丰看到他眼中的暴戾,怜惜道:“我知道你心中有恨,报仇心切,但是,不要因此而走错路,知道吗?”

  谢辰扬点头:“您放心,我不会为了他这种人而做错事的。”

  “如果有需要帮忙的,你尽管开口,不要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嗯,谢谢您!”

  ……

  谢辰扬把翟致的超跑开了回去。

  谢辰扬在客厅没看到翟致,走上去晃了一圈,才发现他和邹浩在书房里谈事情。

  翟致对上他的视线,朝他招了招手。

  谢辰扬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。

  邹浩住了口。

  翟致:“继续说。”

  邹浩暗中看了一眼谢辰扬,道:“您父亲和母亲也看了各行业分析的汇总,他们的建议是……您等着收租就好了呢,不用辛苦创业。”

  翟致:“……”

  谢辰扬听了这么一句话,就懂了:“你想创业?”

  翟致微微点头:“想找点事情做。”

  “娱乐公司怎么样?”

  谢辰扬随口一提,翟致就随口一应:“好。”

  邹浩:“?”

  翟致摆摆手:“去找个娱乐公司收购。”

  邹浩:“翟总……”

  翟致抬眸冷冷地盯着他。

  邹浩:“我这就去。”

  差点忘了,翟总下的决定,没人能撼动。

  谢辰扬拿着车钥匙在手中转了一圈,递给他:“喏,我去余老那儿把你的车开回来了。”

  翟致没有收:“你留着用吧。”

  原以为他会推举一二,没想到谢辰扬顺势就把车钥匙揣进兜里:“好的,我会小心不弄坏的。”

  翟致眼中浮起一抹浅淡的笑意:“坏了也没关系,我修得起。”

  谢辰扬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他面前,真诚道:“你投我以桃,我报之以李,虽然都说我不学无术,但我家里开了那么久的娱乐公司,我不可能真的一无所知。”

  翟致指尖动了动,轻声道:“你想帮我?”

  “嗯,你开了娱乐公司,我可以帮你的。”

  事实上,谢辰扬不懂管理公司。

  但,他知道原剧情啊。

  原剧情前半生是黎旭阳的家人在管理娱乐公司,后半生是他的法定老公在管理娱乐公司,他不混迹娱乐圈,但不是一无所知。

  至少哪些人会红,哪些人会凉,哪些人是真的有本事,他都记得住。

  “不会让你亏本的!”

  翟致一副十分信任他的模样:“好。”

  被好友信任,谢辰扬心情大好:“快到晚餐时间了,走,我请你出去吃大餐。”

  “因为岑贺的事,现在网上很多人都在关注你们,这里的住处暂时没曝光,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出去了,”

  翟致站起身,

  “不如,今天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顿饭,怎么样?”

  谢辰扬也跟着起身:“你还会做饭呀?”

  “会啊。”

  “我帮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厨房。

  翟致看过资料,知道他之前是个娇贵的少爷,也没指望他能帮什么忙。

  他给阿姨发了一个今天不用过来的消息,撩起了衣袖。

  “阿阳,你帮我剥一下蒜吧,今天上午阿姨带了一只鱼过来,我去处理鱼。”

  谢辰扬:“……”

  【他是不是不信我?】

  系统:“可不是,毕竟你的人设是娇贵公子哥。”

  谢辰扬沉着脸剥了蒜。

  翟致动作熟练地敲死了鱼,拿出刀刮鱼鳞。

  谢辰扬把剥好的蒜放在一边:“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?”

  翟致头也不抬:“洗下大葱吧。”

  谢辰扬:“……哦。”

  “嘶——”

  谢辰扬刚准备蹲下身去拿大葱,听到他的声音,连忙回头,看到翟致手上被鳞片刮伤的口子,大步走过去掀开他:

  “处理伤口去,这鱼交给我。”

  翟致把手放到水池里,一边冲洗一边解释道:“这是意外,这鱼有点滑,我没拿稳……就一个小口子,问题不大。”

  谢辰扬三两下刮干净鱼鳞:“如果不是一个小口子,那你现在就不是在这儿,而是被我送医院去了。”

  翟致:“……”

  谢辰扬把鱼和菜板都清洗了,问:“怎么做?”

  翟致:“切鱼片吧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在谢辰扬的脑子里,系统不紧不慢地指点:“鱼要洗干净,尤其是肚子……对,然后鱼片要切薄一点,太厚了口感不好……”

  翟致看着谢辰扬拿着刀动作快而稳地把鱼肉切成了一片片,冷淡的眉眼难得地有些恍惚。

  邹浩这资料……是不是给错了?

  谢辰扬把该切的都切好,接下来就是翟致的主场。

  等到饭菜端上桌之后,翟致绕到酒柜去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过来。

  “喝酒吗?”

  “可以啊。”

  “要不要冰块?”

  “要要要。”

  翟致倒了两杯酒,加了冰块,拿起杯子:“敬我们相识。”

  谢辰扬有模有样地和他碰了一杯。

  翟致垂眸喝了一口,放下酒杯时就看到谢辰扬已经一饮而尽了,无语道:“你……”

  谢辰扬舔了舔唇:“不是干杯吗?你怎么就喝一口,酒量不行啊。”

  翟致略有深意的凝视着他,眼底的精光一闪而逝。

  “没事,不行就不行,来来来,你一口,我一杯,这杯敬我们的合作!”

  “……”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