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爱爱中文小说 > 渣男不配洗白[快穿] > 第5章 第5章 这悲惨的娇贵公子(五)
    
  系统带着崩溃的哭腔:“我相信你的,你在骗我,你分明那么爱我,你是想激起我的斗志,对不对?我知道的,阿贺……”

  谢辰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  【过了啊,过了。】

  岑贺和黎旭阳在一起那么多年,对黎旭阳事无巨细,掏心掏肺,黎旭阳又一心爱他,从不欺瞒他。

  他觉得,对于黎旭阳的了解,没有人比他更深。

  在他的预想中,黎旭阳是会精神崩溃,会四处宣扬他的罪行,像个傻子像个孩子一样大哭大闹。

  岑贺从来没想过,黎旭阳会有脑子设计他。

  当然,设计他的也不是黎旭阳本人。

  在他自以为掌控一切的情况下,在多年隐忍一朝到手的情况下,岑贺飘了。

  “爱?事到如今,你竟然还觉得我会爱你?黎旭阳,不要自欺欺人了,昨晚你就该知道,我对你,对黎家,只有恨,没有爱,你的亲人都没有了,连他们留给你的财产,你也拱手送给我这个仇人。”

  “阿贺……呜呜,不要这样……对我……”

  “行了,别再烦我,留你一命,是我仅剩的仁慈。”

  岑贺挂断了电话。

  系统捂着心口,一副哭到喘不过气的模样,晕了过去。

  “小阳!”

  余承丰收起手机,连忙扶住黎旭阳,大喝:“小徐!叫救护车!”

  ……

  谢辰扬撑着双手躺在沙滩椅上,吹着海风,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:“我看小说里,人家的系统有什么灵泉啊,空间啊,丹房啊,超市啊,怎么你这里就一片海和沙滩?”

  一支玉笛悬浮在空中。

  系统的声音有些飘渺:“你可以选择出去。”

  “外面我的身体还躺在病床上呢,不去,”谢辰扬伸出手,“过来,来给我吹吹呗。”

  系统飘远了些。

  “嘁,小气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谢辰扬翘着腿一抖一抖的:“这里是你的系统空间?平时我可以随时来这儿吗?”

  系统:“我不请,你进不来。”

  谢辰扬又问:“我在外面时,你就是待在这里的?”

  系统: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在哪儿?”

  “宿主,你该走了。”

  “你都请我来了,就让我多呆一会儿呗。”

  “不送。”

  系统把他踢了出去。

  担心他演昏迷会暴露,所以把他带回这里的系统觉得自己有些傻。

  ……

  谢辰扬以为,他睁开眼,看到的会是一脸心疼的余老。

  没想到,他摘下冰凉的眼罩时,看到的是一副冷淡禁欲的翟致。

  “戴上吧,眼睛肿得难看死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谢辰扬想起系统哭得宛如决堤般的泪水,默默地把眼罩戴回去。

  视线陷入黑暗,谢辰扬却没有陷入焦躁,耳朵很灵敏地听到了翟致靠近的声音。

  翟致伸手为他扶正眼罩:“高烧刚退,又把自己哭进医院,你真厉害。”

  谢辰扬确定,他从他冷淡的语气中听出了嘲讽。

  想到他来到这个世界,是他伸出了援手,收留他,喂他喝粥,现在进医院了他还来看他……

  谢辰扬大度地原谅了他的嘲讽,背下了哭进医院这个黑锅。

  “谢谢你来看我啊……”

  “饿吗?”

  “饿。”

  “那就饿着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轻缓的脚步声逐渐远去。

  等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响起,谢辰扬才摘下眼罩,坐起身,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手机。

  “系统,我手机呢?”

  系统:“在翟致兜里。”

  谢辰扬躺回去:“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系统:“岑贺焦头烂额了。”

  谢辰扬觉得他在系统空间里就待了会儿,外面却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。

  在余老把他送进医院的时候,岑贺被曝光的情人做了澄清。

  她声明那张接吻的照片是角度问题,其实当初她是脚滑了,岑贺这才搂住了她,免得她跌倒。

  而暗地里拍照片的人因为角度,刚好拍出这样一张照片。

  她表示,事实上,她站稳后岑贺很快松开了她。

  而那个孩子,并不是岑贺的私生子。

  他的男朋友和岑贺在大学的时候是室友,关系很好。

  谢辰扬听到这里,眼神闪过厌恶:“好朋友的女人都搞,垃圾。”

  系统一顿:“是的,但她男朋友不知道,还很欢喜。”

  因为,她的洗白理由是,岑贺只是看在好朋友的情意下才会对他们母子有所关照。

  系统:“我直接放给你听哈。”

  一个女声仿佛响彻在谢辰扬脑海里。

  “我男朋友要到国外读研,我当然是支持他的,我们约好了,等他回国就结婚,在他走后,我才发现我怀孕了……

  (抽泣)我很害怕,甚至想让男朋友直接回国,但给他打电话时,听到他在那边学业顺利,受老师器重,我不想毁了他的学业,

  如果他知道我怀了,他肯定会直接回国……

  我决定不告诉他,我会等他,他很快就能毕业了……”

  谢辰扬语气有些暴躁:“停,我就问问,那孩子是岑贺的吗?”

  系统:“是的哦。她在说谎,一直哭着自己为了成全男朋友的学业自己承受压力。还给岑贺草了个好兄弟的人设。”

  谢辰扬:“……”

  系统:“她说岑贺知道了她的事后,尊重她的意见,没有跟远在国外进学的好朋友透露,反而还时常照拂她和孩子。”

  谢辰扬不可置信道:“大家信了?”

  “信了,”系统幽幽道,“至少大部分人信了,都说想要这样的好兄弟呢,不过也有一些人觉得不对劲,在反驳。”

  谢辰扬捏了捏拳,想打人。

  系统:“然后我就把他们接吻的高清照和小视频发出去了。”

  谢辰扬乐了:“干得漂亮!他们还想要这样的好兄弟吗?哈哈哈——”

  系统也忍不住带了一丝笑意:“紧接着余老就亲身上阵发了你和岑贺的录音。”

  谢辰扬反驳道:“是你和岑贺。”

  那哭哭啼啼的,可不是他。

  系统:“翟致来了,继续播报吗?”

  谢辰扬:【不用。】

  实锤都上了,现在的情况可想而知。

  门被打开。

  翟致提着一个保温盒走进来。

  谢辰扬:“不是外卖?”

  难道他还亲自下厨了?感动!

  翟致给他支起了小桌子,慢条斯理地打开保温盒:“余老家的阿姨做的。”

  谢辰扬:“……”虽然不是他亲自下厨,但还是感动。

  翟致:“要我喂你吗?”

  谢辰扬一下就想到了在他家沙发上他喂的那碗粥,连连摇头:“不了,我自己吃。”

  之前那是因为他发烧了又饿得慌,手脚不给力。

  这次问题不大。

  徐阿姨炖的鸡汤很美味,他吃的很香。

  一道耳熟的铃声响起。

  系统提醒道:“宿主,是你的手机。”

  谢辰扬看向了翟致的裤兜。

  翟致淡定地摸出来一看,上面“老公”两个字在闪烁着。而后面不改色地按掉电话:

  “骚扰电话。”

  谢辰扬:“……”不是该先解释下我的手机怎么在你兜里吗?

  算了,先吃饭。

  翟致顺手把手机揣回兜里,关机。

  见谢辰扬吃得香甜,系统忍不住道:“你现在应该是一副伤心欲绝濒临崩溃的模样,你吃得那么香干什么?”

  谢辰扬握着筷子的手一僵。

  系统:“给我哭!”

  谢辰扬:【哭不出来。】

  系统:“别吃了喂!”

  谢辰扬:【我饿。】

  系统:“……”我辛辛苦苦帮你演戏,你就是这样拖后腿的?

  翟致拖了一张椅子坐下,看着他埋头吃饭,想到了先前听到的录音,手指微微摩挲。

  他在哭吗?

  眼泪会不会落进汤里?

  翟致没有看到,一支玉笛突然出现在谢辰扬腰间,轻飘飘地戳来戳去。

  谢辰扬身体微颤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【别戳了!老子怕痒!】

  系统:你不痒我还不戳呢。

  他轻颤着忍着痒忍着笑的画面,在翟致看来就是在哭。

  翟致眉心微微蹙起。

  谢辰扬嘴里还含着饭,正想吞下去后和系统撕逼,它就一个直接猛戳。

  谢辰扬瞳孔猛地一缩。

  “咳——咳咳咳——”

  他一下子被呛住,猛地咳嗽起来。

  饭喷了不说,他是呛得难受,生理性的眼泪在他撕心裂肺的咳嗽中不断滑落。

  【系统,我*你*】

  系统缩回了他的意识深处,深藏功与名。

  【你他吗就不能等我咽下这口饭!】

  【老子****】

  他一边捂着心口不断咳嗽不断流泪,一边用意识将系统从头到脚骂了个遍。

  系统已经屏蔽了不该出现的词汇,心安理得地道:“不好意思啊,没想到你会呛到呢。”

  【你就是故意的!就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我哭!】

  系统轻咳一声:“有人看着呢,你吃得那么香,这像话吗?你可是伤心欲绝哭晕进医院的。”

  【你还有理了?】

  系统:“对不起。”

  【……】

  系统: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下次再也不会自作主张了,宿主大人你就原谅我嘛~好不好~”

  谢辰扬语气弱了几分:【别他吗撒娇,你正常点。】

  系统:“宿主主~”

  谢辰扬:【靠!】

  系统:“……”哇哦,原来他吃这套。

  纸巾被递到面前。

  谢辰扬伸手接过,擦了擦嘴:“谢……咳咳谢谢——”

  翟致又递给他一杯温水。

  谢辰扬喝了一杯温水,这才觉得喉咙好受了些,咳嗽也渐渐停歇。

  他把纸巾裹成一团,抬起头:“还有吗?纸巾?”

  翟致看着他又红了的眼睛和脸上泪痕,紧绷着脸给他又扯了几张纸。

  谢辰扬擦了擦眼泪,心痛地看着小桌子上剩下的鸡汤和饭。

  刚才喷了啊!

  虽然是自己喷的,但是吃不下了啊!

  太浪费了!

  将他心痛的表情看在眼里,翟致冷声道:“一个垃圾,也值得你那么惦念?”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aazwxs.com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