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爱爱中文小说 > 渣男不配洗白[快穿] > 第2章 第2章 这悲惨的娇贵公子(二)
    流光闪腰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https://www.aazw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谢辰扬一回头,就看到了一只手扶在楼梯扶手上冷眼看着他的翟致。

  翟致穿着一身冷灰睡袍,在灯光下显得他的神情越发冷淡。

  谢辰扬暴躁的情绪倏然消失,将手背到了背后:“我梦游……”

  “放回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谢辰扬默默把刀放了回去。

  他放好刀,拖着拖鞋哒哒哒地上了楼梯,在他面前停下,伸出手:“谢谢你的收留,我叫……黎旭阳。”

  翟致握住他的手,一触即放:“翟致。”

  他另一只手拿着保温杯,与他错身,下了楼梯。

  谢辰扬捻了捻手指,乖乖回了自己的客房,躺在床上:“系统,你为什么选我啊?”

  “唔……”系统一本正经道,“因为你心性坚毅,够直,肯定不会原谅渣男哒!”

  “那你可就找对人了,”他把脸埋在枕头上,沉闷的声音也掩不了得意,“原谅?我的字典里没有原谅这个词!”

  系统夸张地称赞道:“哇哦~宿主你真棒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虽然洗了个热水澡,但之前在倾盆大雨中淋了好一会儿。

  他没有继续和系统调侃,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  楼下的翟致泡了壶咖啡,倒在保温杯后,就回了房间。

  他端坐在沙发上,一手拿着手机拨打电话,一手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叼上,点火,神色淡淡地吸了一口。

  电话被接通。

  “翟总。”

  “嗯,”翟致直接吩咐,“调查一下住在我隔壁的黎旭阳。”

  与他通话的是他的助理邹浩。

  邹浩语气平静:“如果是你隔壁的黎旭阳,那么我知道一些,不过更具体的,就需要调查了。”

  翟致开了外放,把手机放在茶几上:“先说说。”

  “这黎旭阳,也挺惨的,原本是个被宠得单纯娇贵的小少爷。现在父母和大哥都意外去世了,看他的样子,怕是撑不起飞阳娱乐。”

  “意外?”

  “他的父亲和大哥被疲劳驾驶的货车司机当场撞没了,母亲伤心过度精神恍惚坠楼身亡。”

  翟致垂下眸吸了一口烟:“意外?”

  “明面上是这样,具体的我没有调查,只是在为你的回来做准备时顺便粗略了解一下你周围的住户,”邹浩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对黎旭阳有兴趣了,询问道,“要我去查吗?”

  翟致没有说话。

  “对了,”邹浩继续道,“虽然黎旭阳没什么本事,但他那老公却是个有本事的,有他老公在,飞阳娱乐或许还能勉强撑得住。”

  “老公?”

  翟致意味不明地望着墙壁,仿佛能因此看到隔着几道墙的客房。

  所以,他这是把已婚人士带回家了?

  “对啊,黎旭阳是个同,不过他和他老公的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,需要调查吗?”

  “查。”

  ……

  次日。

  翟致被手机铃声吵醒。

  他闭着眼摸索着手机不耐地接通了电话:“说。”

  “宝贝还在睡呀?”

  温柔似水的声音响在耳边。

  翟致睁开了眼,缓缓坐起身,瞥了眼时间,点了一支烟驱散睡意。

  “宝贝你又抽烟了?少抽一点啊,要是困就继续……”

  “不困了,”翟致赤着脚踩在地面上,“你知道的,我被吵醒了,就睡不着了。”

  “对不起啊,妈妈不是故意的……”她声音很轻,“你回国后一直没有给我消息,我有些担心,我看已经十点了,才忍不住给你打了电话,宝贝……”

  “我没生气,我昨晚给你发了信息。”

  “嗯?”

  她翻了一会儿手机才懊恼道,

  “是我不好,没看到你的信息,新消息太多了,你的信息都被顶到下面去了,我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,”翟致叼着烟来到落地窗前,拉开窗帘,“你那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,睡吧。”

  “好,宝贝晚安呀。”

  翟致看着照射进来的太阳,笑容浅淡:“晚安。”

  抽了半截的烟被掐灭。

  大早上的,他直接进了浴室冲了个冷水澡。

  翟致洗完澡,在楼梯往下扫了一圈,没看到人。

  他正要往楼下提的脚一顿,收回来,转道去了谢辰扬昨晚睡下的客房。

  敲了几下门,无人响应。

  翟致伸手打开门,一眼就看到了床上裹成一团的人形蚕蛹。

  “黎旭阳?”

  没有回应。

  翟致不知怎地,突然就想起了昨晚邹浩告诉他的事情。

  黎旭阳家就在隔壁,昨晚狂风骤雨的,他为什么要蹲在他家墙角惨兮兮地淋雨?

  翟致的脑海中一下子闪过各种惨剧。

  这人该不会……在他家里自杀吧?

  翟致走到窗前,纤长微白的手指捏住被子,猛地打开。

  谢辰扬满面通红地蜷缩着,鼻息沉重。

  翟致:“……”没死就好。

  他伸手摸了摸谢辰扬的额头,烫得他要缩回手,却被一把抓住。

  他本身体温微凉,又刚冲了个冷水澡。

  谢辰扬梦到自己被架在火上烤,突然有了股凉意,紧紧抓住往脸上贴,还远远不够……

  眼看着他得寸进尺地整个人都缩到他怀里了,翟致面色越来越冷,他伸手推了推,没推开。

  谢辰扬整个人扒在他身上,紧紧贴着,被凉快得发出一声喟叹。

  翟致垂眼坐在了床上,扯也扯不掉,索性任由他紧紧抱着他,艰难地掏出手机拨打了邹浩的电话,语气冷硬不渝:

  “把家庭医生叫过来。”

  他在回国之前,邹浩就已经提前回来安排好了一切。

  家庭医生自然是不会漏下的。

 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谢辰扬贴着他的衣服靠了一会儿,觉得又不够凉快了。

  他双手迷迷糊糊地摸索着,透过衬衫摸到一阵微凉,手指一顿。

  翟致冷声开口:“醒了?”

  手都滑进了他衣服里了,这人该不会是趁着发烧在占他便宜吧?

  或是把他当成了他老公?

  想到这里,翟致伸手去推他。

  “起来。”

  谢辰扬还在做梦。

  梦里一片火海,烤得他都要熟了。

  好不容易找到了凉快的地方,这地方还想飘走,那怎么行?

  谢辰扬极快地掀起翟致的衣裳,将脑袋钻进去,滚烫的脸颊贴在他微凉的肚皮上,舒服得他差点掉眼泪。

  翟致头皮发麻,瞬间要起身,却被他的双手牢牢按住。

  谢辰扬双手紧紧地扣住他的腰,脑袋翻来翻去的,一会儿凉凉左脸颊,一会儿凉凉右脸颊。

  饶是修养再好,翟致也忍不住想要骂娘。

  “黎旭阳!你松手!”

  他手劲大得他的腰在隐隐发痛。

  微凉的肚皮被谢辰扬的脸捂热,凉快的地方没有了,他忍不住上蹭蹭下蹭蹭,找个更凉快的地方……

  翟致深吸一口气,一巴掌拍在谢辰扬的后背上:“松手。”

  谢辰扬懵了一瞬。

  按在腰间的手力道松了几分,翟致趁机极快地推开他,大步离去。

  谢辰扬缓缓地睁开眼,脑袋烧得昏沉沉的:“怎么好像……有人打我……”

  一直把所有事情看在眼里的系统:“……”

  它忍不住沉思。

  这位真的是直男?

  真的?

  他真不是趁着生病故意占人家便宜?

  谢辰扬撑着想要起身,又软软倒了下去。

  身体软绵绵的,脑袋沉甸甸的,他回想了好久才想起自己的身份:“系统,我是不是要死了?”

  系统安慰道:“死不了,就发个烧而已。”

  “我梦到我被火烤熟了……”

  “那是你发烧了,又捂在被子里。”

  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凉快的地,但只爽一时就没了。”

  “……那是人体,被你捂热了。”

  “我不只被火烤,还被打了。”

  他声音沉闷,含情的双眸仿佛要滴出水来。

  委屈得不行。

  系统:“……”算了,等他清醒了再说吧。

  这小傻子,都被烧糊涂了。

  翟致带着医生进来的时候,谢辰扬又睡着了。

  他侧躺在床上,睫毛还沾着未干的水珠。

  翟致拿出一支烟,走到床边点上,淡淡道:“看看他烧傻了没。”

  医生打开医药箱,拿出温度计。

  “四十度……继续烧下去真的会烧傻。”

  翟致头也不回:“嗯,能救救,不能就弃疗。”

  医生:“……发个烧,我还是能救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医生低头忙碌。

  翟致靠在窗台边,手指松散地夹着烟,冷淡的眉眼望着外面。

  这个房间的窗户望过去,正好能看到别墅的大门。

  不止他家的,还有隔壁的。

  他吐出一口烟灰,淡淡地看着隔壁驶出一辆豪车,扬长而去。

  ……

  “翟总,我已经给他进行了物理降温,退烧药在这里,等吃下退烧药,再好好睡一觉,他的烧就差不多好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需要我叫醒他喂药吗?”

  “不用,你走吧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……

  翟致走到床边,伸手拍了拍谢辰扬的脸颊。

  谢辰扬睁开眼,眼神有些涣散,没有焦距。

  “起来,吃药。”

  谢辰扬稍稍回了神,伸出手,声音有些沙哑:“我有些软,起不来,兄弟帮帮我。”

  翟致:“……”去你吗的兄弟。

  他面无表情地伸手把他拉起。

  谢辰扬身子一软,靠在了他怀里。

  翟致冷声道:“故意的?”

  “兄弟,别误会,我没有力气……”

  谢辰扬语气真诚,那双微微泛红的眼睛温情脉脉地看着他。

  翟致垂眸拿起退烧药凑到他嘴边。

  谢辰扬低头含住,眼巴巴的看着他,含糊不清道:“水。”

  翟致伸手拿起床头柜上倒好的水递给他。

  就着水喝了药,谢辰扬把水杯还给翟致,神思越发清明了。

  他软趴趴地倒回床上,狠声道:“我饶不了他!”

  要不是那个渣男把他赶出来,他至于淋雨吗?他不淋那么久的雨,他会生病吗?他不生病,会梦到被火烤,会那么难受吗?

  翟致低头看着他:“饶不了谁?”

  “那个渣男,”谢辰扬红着眼,“等老子好了就干死他!”

  “呵。”

  翟致站起身:“那你赶紧好,雨早就停了,别赖在我家。”

  谢辰扬这才想起自己还在寄人篱下,声音不由弱了几分:“再让我住一天呗,养养病,我现在没有力气找住的地方呐。”

  翟致目光冷淡地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  谢辰扬小声道:“我可以交房租,我的银行卡在我的裤兜里……就我昨天穿的那套,丢在浴室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翟致转身走了。

  门被关上。

  谢辰扬抹了抹眼角:“昨晚我就该直接冲出去把人砍了。”

  系统:“宿主,这是个法治社会。”

  谢辰扬装作没听到,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