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爱爱中文小说 > 仙朝 > 第五百五十七章 唯杀而已
  场间的气氛已经凝重到了一个极点,所有人都觉得呼吸有些不畅,那并非是什么外界的压力,而是心理因素。

  一身雪白的大楚皇帝,看向须发皆白的长渊真人,没有因为这是归剑阁,长渊真人是修行界的前辈,便有半点退让。

  反倒是如此强势。

  这倒是让人很意外。

  因为这是在归剑阁,这位天下共主最好的朋友所在的宗门。

  但之前这位天下共主也说得明白,任何人都不能对苏宿做些什么。

  拿他的东西,更不行。

  长久安静后,长渊真人讥笑道:“倒真是一脉相承,不曾变过。”

 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,从大楚那边论,顾泯的先祖是宁启皇帝,从柢山那边论,顾泯的长辈是晚云真人。

  这两人,在世间都没有太好的名声。

  顾泯没说话,他只是安静看着长渊真人。

  远处忽有清风起,吹动山间的花草。

  一柄飞剑,静静出现,悬停人间。

  那柄剑身好似琉璃的飞剑,便是烛游。

  当所有人看到这柄飞剑的时候,便明白了顾泯要表达的意思。

  如果现在不让苏宿出来,那么他便自己去找,当然了,在这过程中,总是要死人的。

  你长渊真人纵然是修行界的前辈,但也不耽误去死这种事情。

  长渊真人脸色难看,可还没等他说话,在场的归剑阁弟子,有人出声,“师叔祖总要给世人一个交代!”

  那是一个满脸怒容的年轻人,不顾身侧同门的阻拦,站出来怒道:“这些日子,苏师兄踪迹全无,是否已经被师叔祖所害,总是要讲清楚的!”

  场间一片哗然。

  原本已有的猜测之心,到了这会儿,已经分外浓郁。

  应山石怒斥道:“怎能如此胡言乱语?!”

  那弟子仰起头,似乎一点都不害怕,“总归不管如何,我们今日都要见到苏师兄!”

  长渊真人再度开口,这一次还是十分强硬。

  “山上之事,岂是你等弟子能够知晓的!”

  然后他转过头,看向那边的顾泯,重复了之前的话语,“还是那句话,这是归剑阁的家事,诸位最好不要插手。”

  即便之前顾泯如此表态,但在这位老真人面前,依然不管用。

  顾泯叹了口气。

  不到万不得已,他的确是不准备在这里出剑的。

  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归剑阁,苏宿是他的好朋友,而已经去世的古道真人,则是他十分敬重的前辈。

  “朕当年学剑的时候,苦于没有剑道上的名师,因此常常写信到归剑阁,古道真人胸怀广大,不吝赐教,和朕有半师之谊。苏宿与朕相交莫逆,更是同学梁剑仙之剑道,从此而看,朕与苏宿本有同门之实,说来说去,朕都不该是所谓外人,归剑阁今日之事,朕管定了!”

  顾泯这番话,涉及两件事情,其中古道真人当初和顾泯通信的事情,其实整个归剑阁上下都知晓,柢山没有剑道宗师,顾泯早些年练剑,自然而然全靠古道真人解惑,这样说起来,他自然也算是古道真人的半个弟子。

  既然有这么件事,那么归剑阁的事情,顾泯说起来自然也管得。

  至于和苏宿同学梁拾遗的剑道,这件事这些年已经传开,也是修行界的一段佳话。

  这么多年来,各个宗门的壁垒越发坚固,各自法诀都轻易不能示人,像是梁拾遗这般可以敞开大门,留下剑道给后辈的前辈,实在是太少了。

  “对,顾师叔和苏师叔有同门之实,可算我归剑阁半个弟子,此事,顾师叔可管!”

  这一次开口的是三代弟子,他们对苏宿这位天生剑胚本就崇敬,之前是被各自师长压住,但到了如今,却是谁也拉不住了。

  一时间,数道声音同时响起,都是声讨长渊真人的。

  应山石厉声道:“不知尊卑,尔等是想受山规吗?!”

  他虽说看着如此,但实际上已经是色厉内茬,外强中干。

  知禅也是开口说道:“长渊真人为修行界前辈,备受众人尊重,想来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才是。”

  他这句话,就是想要堵住长渊真人的后路。

  顾泯看了知禅一眼,他没想到,这位知禅和尚今日竟然会站出来说话,看起来是在示好自己。

  的确,忘尘寺之前和大祁王朝走得太近,如今大楚已得天下,怎么来看,忘尘寺都要修复一下双方的关系。

  长渊真人脸带怒意,冷冰冰怒道:“够了!”

  他心中有万般怒火,但此刻却无法发泄出来。

  于是他看向了顾泯。

  既然这一切都是顾泯惹起的,那么就要在这里解决。

  长渊真人冷冰冰道:“既然你自认是我归剑阁半个弟子,那便来吧!”

  他的声音很冷,肃杀的剑意却在刹那之间便收了回来。

  因为他很明白,对上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要万分小心。

  顾泯皱起了眉。

  他知道,还是要打。

  还是要出剑。

  除去这个之外,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想到这一点,顾泯不再犹豫什么,既然要出剑,那便赶紧出剑,解决这一切好了。

  烛游悬停在他身侧。

  他起身,没有带剑,朝着场间走去。

  每走一步,便有一道剑光生出,游离在天地之间。

  浓重的剑意,在这里散发开来。

  长渊真人为了应对顾泯,将自己浑身上下的剑气尽数都收敛起来,不浪费一点,同样是剑仙,可顾泯却选择了任由这些剑气发散出去,从这里看来,其实两人之间,高下已经分出来了。

  顾泯敢这么行事,是因为不在意。

  不在意什么?

  当然是不在意长渊真人。

  这位老剑仙早就成名,更是修行的时间多了这么多,还是没能让顾泯上心?

  那么这位人间帝王,到底强大了什么地步?

  很多人只是知道传言,却不曾亲眼看到过,因此这会儿也是极为期盼看到顾泯出剑。

  但说起出剑,他们这才注意到,顾泯前行的时候,并未提剑。

  这样的人物,提剑和不提剑都是当世最强大的人物之一,可是提剑和不提剑,真的会没有区别吗?

  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测的时候,战斗已经悄然开始了。

  长渊真人已经出剑,满天的云海都聚集而来,笼罩了整个归剑阁,一道道剑光在半空生出,然后没有任何规律,落到了某个地方。

  四野之中,都有剑气升腾,剑光铺盖天地,一片光亮,甚至代表了天光。

  众人的眼睛都被剑意刺痛,那些境界不够的修行者,更是双目在刹那之间便开始流血,也就只有同为金阙或是有强大法器傍身的修行者,才能那般淡然。

  知禅的眼前出现一朵莲花,遮挡住这些铺天盖地的剑光。

  但在片刻之后,这朵莲花上,也留下了数道剑痕。

  知禅神情凝重,他如今也是结发境的强者,但是扪心自问,自己还能抵挡住顾泯的随手一剑吗?

  同样都是年轻一代的天才,可如今的差别,实在是太大。

  这样的差距,甚至让知禅都生不起任何别的想法。

  他只能看着,直到结束。

  在那些金阙强者的眼里,这场剑仙之间的战斗,无比玄妙,这代表着当世的巅峰剑道之战,当然,要真说是最强,还得是顾泯和梁拾遗一战。

  在漫天剑光之中,顾泯的身躯尽数融入其中,无数道剑光在他身侧穿过,然后去往别的地方。

  他的身躯上,没有落下一道剑光,就像是一块极其光滑的石头上,再锋利的剑,也没有着力点,只能滑开。

  长渊真人看着这一幕,眼中充满了困惑。

  他金阙多年,在外游历又是苦苦修行,在剑道上走得极远,自问这世上没有几人的剑道能够比他更高。

  如今即便自己不如顾泯,想来也不该是这般景象。

  在这一刻,他才觉察到了眼前年轻人的可怕。

  顾泯却没想这么多,当初在郢都城洗礼身躯之后,他的身躯便已经愈发特别,这些年随着境界越来越高,他越来越强大,身躯便越发不凡,再加上他是庚辛剑主的身份,可以说,世上没有哪个剑修,能够轻易伤到他。

  他不仅是天下共主,更是所有剑修的君王。

  在漫天剑光中,顾泯伸手,随手拦下一道剑光,那道光华无比凌厉,被他困在手掌中,却无法刺破他的肌肤,随着顾泯缓缓捏紧拳头,也只能就此消散。

  毫无反抗的能力。

  看着那些剑光,顾泯平淡道:“你的剑道是错的。”

  原本还算平静的长渊真人,听到这句话,顿时便生出了滔天怒火。

  “错的?!”

  “你凭什么说是错的?!”

  随着长渊真人动怒,漫天剑光里,杀意越来越浓,也是越来越直接。

  这些杀意直接惊动天地,让这里仿佛是炼狱一般。

  所有金阙强者,在此刻,都皱了皱眉头。

  顾泯很平静。

  他说长渊真人是错的,并不是什么战术,而是对方就是错的,他的剑道里,只有杀,与其说是剑道,倒不如说其实就是杀道。

  剑道光有杀,是不行的。

  光说杀,天底下有剑道能够比得过白寅的白寅诀吗?

  这位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万古剑修,用半部白寅诀,便奠定了他在剑道上关于杀的地位。

  光凭半部白寅诀,便能走到金阙之上。

  这样的剑道,可以说是旷古烁今了。

  但是白寅的剑道如果就只是杀而已,而没有下半部白寅诀,为他奠定大道,那么他不会走得很远。

  他没有底气说出什么他是万古第一剑修的话来。

  杀,不该是剑道的全部。

  长渊真人之所以暴怒,其实正是因为之前他的那位师兄,长钰真人也是这么说的。

  当年长钰真人在传位给古道真人之前,曾经来见过他,两人有过一番彻夜长谈,当时说到最后,长钰真人便指出来,长渊真人的剑道是错的。

  剑道不该只有杀字。

  而当时的长渊真人则是反问,“剑道不为杀人,又如何昭示其意义?”

  他的观点,和修行界里那个著名的论调,是一样的。

  只要拳头够大,一切事情都不是事情。

  而出剑如果不能杀人,剑道的意义又是什么?

  长钰真人当时很是遗憾的看着长渊真人,感慨道:“如果剑道只有杀,那么为什么要说是剑道,而不直接称为杀道?”

  剑在修行者之中是有特殊含义的,众多流派中,唯独只有剑宗能够在修行界里有着极大的分量。

  而用刀也好,用枪也好,即便能够涌现出几个了不起的人物,但绝不可能会形成一个人数不少的流派。

  长渊真人坚信自己的剑道并没有错,反倒是觉得这一切都是长钰真人找的由头,就是不愿意将阁主之位传给他,因此愤而离去,到了如今,已经有几百年光景了。

  可在几百年之后,又有人说他的剑道是错的,他如何能不怒?

  在万般愤怒之下,他之后递出的剑,剑剑凌厉。

  顾泯看着那些剑,感慨道:“如果剑道只有杀的话,谁又能比过我呢?”

  随着他感慨,天地之间,忽然出现了一道道血色的剑光。

  那是白寅诀。

  天底下杀力最强的剑诀!
    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aazwxs.com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